一家三口惨遭灭门,贵州15年前的这起命案告破,警方披露作案动机和细节
栏目:公司动态 发布时间:2020-05-16
十五年前,锦屏县固本乡培亮村一家三口被残忍杀害,村民们惶恐不安。终于十五年后,凶手被缉拿归案,亡灵得以告慰。突发惨案,血溅小村2005年5月18日晚,居住在群山环拥,杉茂林荫的锦屏县固本乡培亮村七组的人们,早早枕着雨声水声入睡了。5月19日早,村民蒋

十五年前,

锦屏县固本乡培亮村

一家三口被残忍杀害,

村民们惶恐不安。

终于十五年后,

凶手被缉拿归案,

亡灵得以告慰。

一家三口惨遭灭门,贵州15年前的这起命案告破,警方披露作案动机和细节(图1)

突发惨案,血溅小村

2005年5月18日晚,居住在群山环拥,杉茂林荫的锦屏县固本乡培亮村七组的人们,早早枕着雨声水声入睡了。5月19日早,村民蒋四香(化名)来到弟弟蒋光华家,推门一看就被惊住了,弟弟、弟媳及年仅3岁的侄女倒在了血泊中。蒋四香回过神来,立即报了警。

案件发生后,锦屏县公安局立即启动命案侦破机制,成立“2005.5.19”专案组,集中优势兵力赶赴现场开展勘查、侦查侦破工作。案发现场一片混乱,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。经初步勘验,确定死者均系钝器多次打击头部致颅脑严重挫裂而死。

经调查了解,2002年蒋四香与本村范姓男子离婚后,到河北省唐山市一小煤窑务工,认识了一名河北省唐山市滦县油榨镇叫王某春的男子,两人未婚同居,2003年生下一小男孩。2005年初蒋四香带着自己与王某春所生的小孩,回到固本乡培亮村后,又与本村范姓男子复婚,并电话告诉王某春自己已复婚,不回唐山了。于是2005年5月16日下午,王某春从河北唐山来到蒋四香的弟弟蒋光华家,并住在蒋光华家中,要求蒋四香带儿子一同回唐山滦县,蒋四香再次重申自己已与本村的范姓男子复婚,不愿再回唐山,接着王某春又提出带儿子回去,并要求蒋四香送他到唐山,遭到蒋光华等人的拒绝和反对。案发后王某春不知去向。经初步调查走访和现场勘查分析,王某春有重大嫌疑。

一家三口遭灭门的案件,

在一个山区小村仍至锦屏县

都是绝无仅有的特大惨案!

一时间人们谈案色变。

岁月更迭,民警坚持不懈

一年过去,五年过去,十年过去……锦屏公安局历经几任领导,民警换了一批又一批,但从未放弃“2005.5.19”命案的侦破工作,锦屏县公安局先后派出70多人次组成9个工作组,到唐山市开展追捕,进矿区,走机关,入社区,走访各类人员6500多人次,但始终没发现王某春的踪迹。此案就像一根针,深深扎在锦屏县公安局老、新民警的心上,是心底隐隐的痛。时光飞逝,不经意间15个年头从民警的奔忙中溜走了。

2020年,锦屏县人民政府副县长、公安局党委书记、局长王云到任后,将疫情防控与命案追逃相结合,与唐山市公安局联合以用足、用好、用活指纹比对、DNA、人脸图像等技术为抓手,以新的侦查思路进行分析研判。“4月18日,民警在唐山市丰南区与汇通交叉处成功将王某春抓获。

王某春成功抓获后,一位参加过此案侦查,现已退休的锦屏县公安局民警感慨说道,如果没看过“2005.5.19”案件现场的惨烈,就无法感受被害人家属钻心的疼与正义的呼唤;如果没经历过日夜不眠推演案情红眼追凶,就无法感受长达十多年的煎熬与等待是怎样的淬炼;如果不身为公安民警,冲在战斗最前线,就无法体会那种为一个案子头发由黑熬白,寝食难安的艰辛与牵挂。

如实招供,坦言悔恨

苍老过早爬上额头,皱纹密密麻麻,手掌长满老茧,几近秃顶的王某春到案。戴上手铐的那一刻,他如释重负地说,从案发后出逃,就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。

王某春陈述,自己生于1965年4月15日,家住河北省唐山市滦县油榨镇王官营二村一排五号,1983年10月入伍当过兵,还是部队的业务骨干 ,1989年3月退伍,与前妻有一个可爱的女孩,父母健康,自己对父母非常孝顺,也算有一个不错的家。只恨自己2002年与蒋四香相识后,在未婚情况下生下一男孩,自己也无奈与前妻离了婚。可自己离婚后蒋四香带着儿子回到了贵州,同时通过电话告诉自己她已复婚,不愿再回唐山。

于是他只身一人从河北唐山市一路找去,于2005年5月16日下午找到了蒋四香的弟弟蒋光华家,并住在蒋光华家中,但蒋四香铁了心不跟他走。他让蒋四香送自己和儿子到唐山,又遭到了蒋光华等人的拒绝和反对, 2005年5月18日晚,在雷雨交加的情况下,蒋光华要赶自己出他家时,他们两人发生冲突,一怒之下他便用一木柄铁锤击打了蒋光华、蒋光华妻子及孩子。

王某春坦白,自己带上一把雨伞就逃离了培亮村。为避开警方追捕,辗转贵州铜仁、湖南吉首等地后潜回河北省唐山市,以打零工过日子,住过桥洞、烂尾楼、洞穴。不敢在一个地方呆久,每到一个地方就换一个名字,自己都记不清楚到底换了多少名字。想家想父母,可又不敢与家人联系、不敢回家,现在连父母是否健在也不知道。十多年来没睡过一个安稳觉,不敢去人多的地方,看见穿警服的人就害怕。自己成了一个只会喘气的行尸走肉,几度想自杀又没勇气,过着似人非人的日子。

来源:贵州都市报

记者:陈莉 通讯员:刘芳俊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来源: 多彩贵州网